页面载入中...

为大熊猫造型——刘中的艺术生物学与社会学创作

  陆蓓容:原以为一部清中期的谱录不会太难,真的着手,才知道很不容易。最初只是录入原文,加上标点,这倒“还好”。待到决定要突破古籍文本的限制,尽量让大家都能读的面貌来出版,那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我得考虑注释怎么加,点评怎么写。怎样尽量减少错误、保证可读性,让古籍看起来活泼可爱。立刻觉得知识不太够用,许多注释都查了相关论文。若非整理此书的缘分,那些知识这辈子也不会与我相干。文史类的就不说了,举两个奇妙的例子。第一则是“猫舌仙桥草”。孙小姐记录了一些名字中带“猫”的植物,我得一一去查它们的现代学名。枸骨之类,都还简单,这“猫舌仙桥草”,却不太常见,最初遍寻不得。后来在知网上下载到浙江中医药大学药学院苏青华等几位老师的论文《〈本草纲目拾遗〉毛叶仙桥及猫舌仙桥考释》,才算过了关。

推荐阅读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为大熊猫造型——刘中的艺术生物学与社会学创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